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童趣_散文精选_心情随笔

童趣_散文精选_心情随笔
  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麻雀,翅膀被大雨打湿了,摔在地上。周边该是没有其他亲人在场,水汪汪的眼睛里,都是迷茫。它看到我朝它走过来,拼命的拍打着翅膀,试图逃走,没有成功。我小心的把它从地上捧起来,包在半圆的手掌里,几分钟后,便老实了很多。大概是感到实力悬殊太大亦或是觉得我不会对它造成伤害的缘故。
  到家后,我拿给妈妈看,兴奋地给她讲整个过程,炫耀着自己的成功。妈妈微笑的摸了摸我的头,“先养着它吧,等它长大了,就放了它”,说她。当时没太懂后半句的意思,听到“先养着它”,便高兴极了。“把它养在哪?”我问妈妈。见她从床底下的杂物堆里抽出一个纸箱子,写着“滴流酒”三个大字,用来装酒的。妈妈抓住纸箱的一角,朝地上摔了几下,飞出许多的尘土,拿一块破抹布把周遭擦了擦,在打开的一侧板上,用剪刀扎出很多的小孔,又从床底下取了些破碎的布和棉絮铺在里面,像变戏法一样,成了它的家了。我小心的把它放进去,还是觉得还缺点什么,对,吃饭喝水的东西,背着母亲,偷拿了一个父亲喝酒用的带腰的小酒盅,用铁丝固定在鞋盒的底部,又拿一个豁口的小碗,放在里面。问题解决了,我很是骄傲自己的行为。
  显然,它对这个新家很不适应,斜卧在里面,脑袋晃来晃去,不时的挪动着身体,想逃跑。我却不以为然,小鸟,应该是小孩子一样,有了家便是好的。要喂这只小麻雀吃点什么呢?那时候还没有手机、百度这些东西,也没有相关的小人书,索性按照大人养我的方式来养他,一天三顿稀饭,配点馒头屑。没有给它配蔬菜,它该是嚼不动的。如此,相安无事的第二天,它就开始放肆的叽叽喳喳了。我是听不懂这些鸟语的,理解成它很高兴的意思。
  每天的清晨,太阳还没有正常升起,人们在睡梦中未醒,它就开始了一天的生活,吃饭、喝水、扯嗓子,乐此不疲。自此,我的生活中除了睡觉、玩耍之外,多了一个陪它的工作,每每的看到它跌跌撞撞的形态,我都被逗得前仰后合,如今想来,真是有趣的很。有一件事让人很讨厌,每天还要处理它的粪便,这也是妈妈交代给我的任务。破碎的衣服和棉絮上,那些绿色的臭臭的痕迹,让人恶心,以至于长大后,再看到这些类似的东西,总还有些不适。为图省事,那些被污染过的铺在下面的东西,都被我一点一点丢掉了,慢慢的,越来越少,越来越薄。没几天的时间,便微微的露出些发黄的潮湿的纸壳。好在,它原本裸露的粉红色的皮肤上开始长出了很多的绒毛,越来越密,越来越黑,翅膀也渐挺拔坚实,两只脚能稳稳的站起来了,有种想飞起来的感觉。不时的展着翅膀,跳,就要跃过纸箱了。我突然有些担心了,是不是需要给它弄个笼子?我把想法告诉了母亲,她很反对,说小鸟长大了,就该让她飞起来,去找它的妈妈。就像你一样,上完小学,也要去县城上中学。这时,我才明白最初她说的后半句的意思。问题是,它万一找不到它的妈妈呢?万一被其他动物吃掉呢?万一找不到吃的呢?还不如生活在这里,什么都有。但这些话我没说出来,听妈妈的话,这是我小时候的指导思想。
  从这一天起,这个已经有些残破的纸箱子和渐已长大的麻雀,被妈妈放到了屋外的窗台上,想着某一刻,它能展翅的时候,能第一时间去找它的妈妈。当晚,我反复醒了几次,爬起来,趁着一点点的月光,透过窗户,看看,听听,它还在,我便继续安睡。清晨起床,第一时间,仍是扔掉为数不多的脏兮兮的纸片棉絮,加点水,放点馒头屑。偶尔,能在院子里的草丛里,捉一只小蚂蚱,掐掉大腿,放到纸箱里,看着它啄食,快乐了很。它俨然一个大鸟了。
  终于,这只大鸟走了,醒来后再也没有看见它。盯着空空的纸箱和几粒成型的黑黑的粪便,莫名的伤感,还暗自留了几滴泪,在没人的时候。我把这件事还是告诉了妈妈,她很高兴,拍着我的头,“你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”。我倒不这么觉得。
  这个已经潮湿破旧的纸箱,被扔到了垃圾堆里,乱七八糟的零件散落了一地,很多漂亮的绒毛从里面飞出来,我轻轻的拿在手里,盯着几分钟。突然,有个很可怕的的想法闪进我的脑海里,它,这只小麻雀,不会是被黄鼠狼或是野猫吃掉了吧?不然,怎么会掉这么多的羽毛呢?我赶紧跑回屋里,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。妈妈问我怎么了?我没有告诉她实情。
  小孩子是很容易忘掉烦恼的,这真是一件好事。但,每次在院里的树上看到有麻雀停留的时候,还是会高兴的问妈妈,这个是我养的那只吗?妈妈也会高兴的回复我,对,它来感谢你了。
  如此,我被欺骗了好几年。
  随机推荐:淘宝购物卷 淘宝优惠券网址 领天猫优惠券 包邮九块九 9块九包邮
返回列表